我老公名为松野空松

【到月底都抽不出时间连载。】
=季羽燰
感谢你们的喜欢

可以称呼「季羽」「啊羽」
是个十八线小写手
混阿松凹凸海囚小英雄
这里主场阿松海囚小英雄
目前连载小英雄的↓
《生活总是狗血淋头》

这人脾气暴躁,别喜欢,喜欢文就行。
填完坑就走人

还请不要转载,也不要什么雷同,我就算写了大众梗也给私设一点东西。

大半夜过来翻到了……

[我是p2啊煖]

(……。)

mixu.:

和空间friend玩的问卷。

约稿

是我。
宣传自己。

废物席:

15块2000字了解一下。
什么都写。除了雷。
截稿日商量一下。
oc强烈欢迎。

为何小松多次被十四松叫去玩野球!竟连半夜都不放过!
作为次男的空松竟惨遭人无视!深夜安眠曲居然无人倾听,
但未何所有人都习以为常!?

今天也喜欢雨衣的妄冉:

松野家长男为何深夜自曝罪行,莫非是人性的顿悟?速度之间的争吵到底因何而起?兄长过于聒噪,末子的抱怨!今天的布拉砸s依旧难以面对闪亮boy的帅气……卡!!混进奇怪的东西了!!

100fo感谢!以及请假条

感谢大家能喜欢我那篇尬的不行的黑久,谢谢。(在ooc的边缘来回试探???)

100fo感谢。
接受点文。
MHA 轰出胜 黑久。
海底囚人 魔王 黑白 眼镜 原罪 食虾(估计没什么人点吧。)
阿松 什么站位cp都可以,修罗场也OK。

顺便说下我请假一周,下周五才会上lof。
继续更新MHA的狗血淋头。

海囚的论坛体我是真的咱没脑洞了!(有人愿意提供什么脑洞当然是好的啦但是我看也没什么人看了emmm)

点文截止到我周五回来。

谢谢你们能喜欢我的文。
(我去冷静一下。)

截止——
只有一个点文真是太好了,我可以继续咸鱼了哦耶。

关于不甘于下

我强烈安利看不甘前半段是挺迷津老师的忏悔的街!
你们一听就会有感觉的!

还有……emmmm我今天就不更生活了,让我休息下我昨天一天没睡觉写到现在。

拜拜。
晚安。

睡前愿望是希望我的不甘被人喜欢不被曹!

谢谢。

【MHA】【黑久个人向】不甘于下 [完结向]


  是正剧结局①①①①


   *是黑久,无cp。(原本是无cp的对不起!)

 

  *大概有点全员向吧,黑久不是敌联盟的人。我就是想看出久和熊英的大家打起来的场面。

 

    * 黑久的个性是金,时候来被赋予的,以生命力来维持的个性。

 

    *是的这是个超长短篇。至于为什么无cp,看上一条,懂我意思吧?☝不懂也要懂啊。

 

    *短篇。真香。本身愿望是想写出久作为对立面和雄英打架,但是到了后面,不太对味,于是我就写了轰出胜恋爱分结局,是的分结局!两条结局线,看你吃得下哪个就吃哪个。(其实我觉得先食用正剧再食用分结局效果会更佳哦)

   *TAG私心轰出胜(我也想刷频嘿嘿嘿 )

    *是正剧结局,高能刀,有死亡。

    ————

   

    闻言,轰焦冻反而一脸平静的停了下来,他突然停下的攻击让在一旁观战的众人纷纷露出疑惑。结果下一刻他就说出令大家大跌眼镜的话:“别打了,爆豪。绿谷快撑不下去了。”

 

    “哈!?阴阳脸你说什么?还有你为什么停下来啊,把废久打趴然后问出他个性这件事是你跟我说的吧?”

 

    “我说的是拦下。”轰焦冻看了看爆豪胜己有些狰狞的面孔,又转过头对黑久说:“你快不能使用个性了吧?绿谷。”

 

    听到这话,不仅连爆豪胜己收回了手,就连绿谷也忍不住放开了强撑着的盾牌。霎时间,大大小小的金属石块全部犹如倒塌的墙壁哗的一下全掉地上了。

 

    爆豪胜己满是愤怒的颜艺表情问黑久:“阴阳脸说你不能用个性了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个性不能使用了。”

 

    然而黑久并没有去为爆豪胜己解惑,而是反去问轰焦冻:“……轰君,你为什么知道呢?”

 

    “因为你来找我,又跟我说些什么莫名其妙的话……更重要的是你太了解我们A班了。先不说你的发小爆豪胜己,就是在这里的所有人,除了我之外就没有人认识你了。”顿了顿,轰焦冻依旧顶着无波澜的表情对黑久说:“但是你好像都认识我们的样子。”

 

    “哈……真是神转折啊。”黑久此刻像是被戳了气的气球,原本还算精气神都尚佳的人现在像是支撑不住的失去了精/气。

 

    他拒绝了爆豪胜己下意识地搀扶,往后退了退站的位置理他们更远了一点之后才说:“没想到最后会被轰君给识破啊。该说真不愧是我的知己好友吗?”

 

    “我的个性确实是金哦,而且快不能用了。”

 

    “其实我的理想退场是在跟你谈一点经验并且实战的同时负伤结束,然后离开。”

 

    黑久是笑着说这些话的,他脸上没有悔恨没有愤怒没有惋惜,有的只是纯碎而不知其意的微笑。

 

    “虽然这个结局与我预料的有些出入,我没受到什么伤,也没和你们近身战斗过,更加谈不了什么经验……虽然这样比较可惜了一点,但都被轰君识破了,那我就只好先退一步咯。”

 

    黑久还在不断退后,然而就在他快要逃出离自己最近的两人攻击范围之外时,爆豪胜己和轰焦冻一同抓住了他的手问道:“废久/绿谷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啊?”被问到的黑久很头一回懵逼的看着眼前这两人,在尝试了挣脱一下两人手无果后,才略有沉思的对他们谨言慎行道:“虽然我觉得说出来很羞耻……但我觉得我举动还是很明显的……只是想在你们成长的路上尽一点微薄之力而已啊。”

【MHA】【黑久轰出胜恋爱向】不甘于下 [完结向]


   是三角恋爱向结局①①

   

 

  *是黑久,无cp。(原本是无cp的对不起!)

 

  *大概有点全员向吧,黑久不是敌联盟的人。我就是想看出久和熊英的大家打起来的场面。

 

    * 黑久的个性是金,时候来被赋予的,以生命力来维持的个性。

 

    *是的这是个超长短篇。至于为什么无cp,看上一条,懂我意思吧?☝不懂也要懂啊。

 

    *短篇。真香。本身愿望是想写出久作为对立面和雄英打架,但是到了后面,不太对味,于是我就写了轰出胜恋爱分结局,是的分结局!两条结局线,看你吃得下哪个就吃哪个。(其实我觉得先食用正剧再食用分结局效果会更佳哦)

  

    *是轰出胜大三角了,低能糖向,试图治愈你们w

   *TAG私心轰出胜(我也想刷频嘿嘿嘿 )

    ————

    可现在他也没多少时间可以跟咔酱和轰君耗啊,相泽老师过来的话他可就完了,毕竟他觉得自己这次百分百通过不了那个申请。

 

    然而有些事情就是经不起念叨,黑久这才刚说自己得在相泽消太过来前能帮助几个同学就是几个同学,结果下一刻相泽消太就带着申请书过来了。

 

    “绿谷出久?”相泽消太很是淡漠的看了看黑久,发现投的简历上面的照片明显更加欢快一点:“实战经验作战指导……具有一年以上的实战经验。”他念了一边重点,然后看着海藻头少年的神情里全是不赞同:“我不通过你这个申请,就算你愿意来为A班的学生对战一场,再也改变不利啊你也是个孩子的事,你不怕出什么事我害怕出什么是呢。”

 

    说完,他也没落下眼睛里那失落的都快垂下头的海藻头,于是也就没有再去拖延时间朝他说道:“不过学校破例收你,因为有看到过你笔试成绩不错,虽然不清楚你为什么拥有个性却在实战考试上为0,但学校愿意给你一次补考的机会。”

 

    “所以,你就好好参加补考吧。”

 

    “唉”黑久有点不是很清楚自己的境地。

 

    他刚才不还是自己从墙那边钻空子钻进来的吗?只不过顺手递给了校长一个申请报告好打眼飘而已跟没指望帮上什么忙,结果现在画风一转,他可以成为雄英学生了???

 

    相泽消太这话一说出来,震惊的不止有A班的学生,就连两个在一旁不知道较劲了多久的爆豪胜己和轰焦冻也都转头看向相泽老师。

 

    “你说的是真的?x2”

 

    相泽消太连个眼皮都懒得掀给他们,只胡乱点头后就走人继续去休息了——要不是他突然被校长塞了这么一份是申请报告,他才不想理这些小兔崽子们。

 

    黑久这一听,激动死了,他怎么样也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进入雄英,虽然只有一周的准备时间了,但他相信自己是可以通过这次补考的!

 

    当晚

 

    【“小出久呀,你这样不行的!你忘了你的‘个性’是用什么换的吗!”光团的声音雌雄莫辨,但不妨碍他此刻焦急的语气:“你这样补考那天会当场死亡的!”

 

    “……真的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明明就可以进雄英了,还是要败在无个性吗?

 

    “……办法是有的。”可是光团沉默了一会却又说道:“只要将我的寿命分你一半。”

 

    “不行!”他就算不能进雄英也不可以去那人的寿命啊。

 

    “没关系的,小出久,反正我也已经活得够多了。再说如果不是我的话小出久你也不用受这么多累啊~”

 

    等!等等!】

 

    醒来后,黑久发现自己的手掌体格全都上升了一个度,变得更加健康而具有活力了。

 

    【小出久~我的生命力还是很强大的哦,能够耗得住你十次的大爆发呢~到那个时候你应该也成年了吧,忠诚的祝福你当上大家的英雄哦!】

 

    “……不要这么自说自话的给我啊。”随着那个声音的消失,黑久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但是他现在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问。

 

    这一刻他无疑是幸运的——不论这个幸运是补偿还是自己得来的,那既然都降身在自己身上了,他自然要好好去活用这份力量。

 

    一个星期后,黑久很成功的通过了补考。

 

    因为这份得之不易的个性,他更加珍惜的缘故,现在的他更加注重于了解对方的个性以及作战方式,每时每刻都在无比精准的计算着个性的使用。

 

    欧尔麦特始终没有找到属于他的继承人,ofa或许就此会失传,但对于现在的黑久来说其实没多大变化——因为他知道的欧尔麦特所熟悉的不是他。

 

    虽然有点绕口,但黑久始终觉得自己是自己,梦中的自己又是个体。他们虽然长得一模一杨,他迟早会经历到梦中自己经历过的事。

 

    但过去的总归过去了,错失的东西也不会再去给你一次机会去找回来——虽然他进雄英是因为补考啦。

    

    黑久对自己现在的生活过的很开心,他从雄英毕业到转变为职业英雄不过短短一年,这位以前从未被关注过的少年就此向全世界告知他的英雄事迹。即便不是同一个世界,他也还是横空出世了!

    

    

    

    当然,现今社会上还有让人津津乐道的一件,不,n件趣事——今天的NO.1爆心地英雄和NO.2焦冻英雄又为了NO.5木偶英雄大打出手了呢。

    

    

    

    

    

    

    没错轰出胜就是这么一句,我想回睡觉了我写不动QAQ

    真要想看这个的轰出胜甜文的话,等我下周有时间写个番外吧。 

【MHA】【黑久轰出胜恋爱向】不甘于下 [完结向]

 

  *是黑久,无cp。(原本是无cp的对不起!)

 

  *大概有点全员向吧,黑久不是敌联盟的人。我就是想看出久和熊英的大家打起来的场面。

 

    * 黑久的个性是金,时候来被赋予的,以生命力来维持的个性。

 

    *是的这是个超长短篇。至于为什么无cp,看上一条,懂我意思吧?☝不懂也要懂啊。

 

    *短篇。真香。本身愿望是想写出久作为对立面和雄英打架,但是到了后面,不太对味,于是我就写了轰出胜恋爱分结局,是的分结局!两条结局线,看你吃得下哪个就吃哪个。(其实我觉得先食用正剧再食用分结局效果会更佳哦)

  

    *是轰出胜大三角了,低能糖向,试图治愈你们w

   *TAG私心轰出胜(我也想刷频嘿嘿嘿 )







    前篇:请点开这高能的NO.6

    ————

    可不止轰焦冻听到了,连爆豪胜己都听到了,当下就问了问这个他讨厌死的阴阳脸轰焦冻同学:“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的。”他现在一想到自己这个发小隐瞒了自己个性的事就觉得气到头皮发麻,现在好了他不光不知道,竟然还比不过一个刚跟他交上朋友的阴阳脸?

 

    真是不听不知道,一听气满头。

 

    可轰焦冻只是朝他看了一眼,就转头继续看着黑久,一点想要理他的心思都没有——这个爆炸头居然是绿谷的发小,真是没意思。

 

    “……!你个阴阳脸什么意思啊,啊!?”

 

    “没什么意思。”

 

    黑久没想到自己这才刚出神一会,场面突然就失控了。而失控的源头正是他的竹马以及刚交的知己。这下他不慌也有点慌了啊,怎么说这两个人也是自己长到现在为止交上的最好的朋友啊。

 

    虽然咔酱对自己有点凶……但怎么也说都是自己从小交到大的朋友啊!

 

    轰君虽然是自己刚交的知己啦,但是意外的和自己合得来所以也是好朋友吧。

 

    黑久并不知道自己脑海里的想法完全互相矛盾,他只是看着这两人看向自己的眼神虽然说不上特别友好,但也没有到特别厌恶的程度嘛哈哈哈哈。

 

    不,好像咔酱对自己不是很喜欢。

 

    嘛,想这么多干什么。他又不是来博得咔酱好感的,只是想着自己生命最后一刻尽一点微薄之力来帮大家一把而已。

 

    这样想着,黑久连忙劝阻起不知道为什么吵闹的爆豪胜己和轰焦冻,企图希望他们能听一听自己说的话:“咔酱,轰君,你们先冷静一下好不好,等等让我说一两句行不?”

 

    “不好意思绿谷,我觉得不能退让。”

 

    “让开啊废久,这是我和这个阴阳脸之间的决斗!”

 

    你们要决斗什么啊决斗????

 

    在傍边还没走掉的八百万和丽日觉得今天自己的要和震惊君分不开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去看看这位海藻头少年,结果这位少年比她们震惊。

 

    ……不是你震惊什么啊?

 

    结果他不仅没震惊够,还一副傻兮兮地问她们:“轰君和咔酱一直都是这样的相处的吗???”

 

    不是。

 

    两女孩疯狂摇头。

 

    “……那,那战斗呢?”黑久继续问。

 

    也不是。

 

    女孩们持续摇头。

 

    这下黑久哭笑不得了:“那他们现在为什么会这样啊!”

 

    我们更加不知道了啊。

 

    八百万和凑热闹的女孩们还是摇了摇头。

 

    然而在一边突然不摇头的丽日很是幽深的看了眼黑久,说道:“是男人之间的较量!”

 

    “哦豁~是啊,男人之间的较量x4”在场听到的女孩纷纷跟道。

 

    “恩???”黑久觉得自己好像懂了什么,可丽日的眼神又告诉他肯定哪里没想对。